您的位置:首页> 移动电源

踏马上山,醉美那拉提

发布时间:2020-11-21

山,是雪山那种山,不是单纯的雪山,是绿意蔓延向上的雪山,并不远,触手可及。

草,是绿的耀眼的草,遍布山坡,层层叠叠,起起伏伏。你会好奇为什么能这么绿,它怎么就这么绿。

风,是清凉的风,六月里一直吹,或许还有点冷,所以虽然也晒,阳光不吝,但也不妨你跳进阳光里吹吹风,舒服。

林,是一丛丛塔状的杉树,笔直笔直的,相互挨得紧紧,透着浓稠的绿,都很高,那种到了跟前会感叹的高。

河,是急流湍白的冰雪融水,从山间的小溪里汇流而来,哗哗地冲刷出遍布河滩的鹅卵石。

马,是鬃毛锃亮的那种,透着精气神,不过不理人,悠闲地低头嚼着嫩草。

羊,是胖乎乎的羊,天热了,毛开始褪了,撅着肥厚的尾巴,在口哨声中慢慢挪动。

帐,是白色尖顶的毛毡帆布篷,不要以为这是只有蒙古族独有的专利,草原上的哈萨克人也是每日起居于此。

悠,不是说那脚踏车忽忽悠悠地在走,而是游人惬意自在的心情,缓缓的坡,青青的草,一眼望去无边无际,怎么能不舒坦。

牧,目及之处,全都是最好的牧场,只需红黄蓝绿的一抹,牛马羊儿就能任意的行走,无拘无束的放肆。

屋,就坐落在草上山前,纯木头的,散发着香气的,嵌在眼前。有人说,我想去北欧,我要去阿尔卑斯,我说,还是先来这里吧。

雪,到处都是雪山的雪,根本不用走远,根本不用爬高,好像走走就能到了跟前,草也融在雪里,轻易得不像话。

草,阳光露水里快快地长,才能跟得上马儿啃嚼的速度,听着不远处哗哗的河水声,时间在这里过得尤其缓慢。

骑,骑马上山的骑,不管坡有多陡,马儿都得心应手,处变不惊,登高望远在这里是个靠谱的事儿,只有登得高了,才能看见远山,远山全是雪山。

夜,没有半点霾的清透无比的夜,透得你随便抬头就能瞧得见银河。亿万星星笼罩你的夜,你除了啧啧啧啧,就再也不知道该怎么发声了。

宿,帐篷屋,房车房,石头房子都可以,怎么着都是浪漫的样儿,什么都不能想,就是放空,再放空。

牛,好多好多牛,好多好多小牛,可爱的小牛,平时少见的,关键特别干净的小牛,喝着冰雪融水,吃着嫩草,随便一走就上了山冈,简直不能更惬意。

山,游牧民们依靠的山,给了牧场,给了水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掀开门帐子就看见雪山……

林,林子里环抱的就是夏牧场,支起一顶毡房就是一个新家,整个好季节,就扎在山里了,放放羊牧牧马,再等雪季到来,就收获满满下山去了。

眼前的这一幕一幕,一影一拍,就是在这山花烂漫时,对那拉提的初印象。是不是美了,是不是醉了?六月,在这里最好的季节,我在。这里是童话一般的世界,这里是新疆。

伊犁。那拉提。河谷草原,进入那拉提之后的第一面,就是它,北面一条湍急流淌的巩乃斯河夹带着一丛茂密的胡杨林将繁忙的公路和草原区隔开来。这里缓坡密林,葱葱郁郁,山坡都不高,好像走两步就能爬得上去,实则很大很大,点缀在草间的牛马就能告诉你真相。

草地上散落着一些木头房子,背靠着雪山草原的背景,时不时让你会有恍然世外的错觉,其实在新疆,在那拉提,一直不缺这样的画面。只是养在深闺人未识,新疆大美的风景在等着我们去一一探寻。

六、七月,那拉提的油菜花陆陆续续地开放了,在大片的绿意里突然蹦出一抹浓艳的黄,也是好看的。草场里,一丛丛的是叫作马兰花的漂亮花朵。漂亮的女孩儿抬头仰望着蓝天白云,低头俯看着河流青草,清新的空气里,满满是轻松。

因为那拉提是远近闻名的草原文化聚集地并建有专业的国际赛马场,所以在这里你可以看到,甚至骑乘到非常珍贵的各类马匹。看着骑士们扬鞭而起策马奔腾,真的让你感觉到这才是草原该有的节奏和韵律,人高马大,一跃丈余,耳畔传来的蹄声,体会飞奔的快感。

那拉提具有完备的国际标准赛马场,而在非赛日,这里将会上演一系列精彩的马上表演项目,传统哈萨克民族的热情和奔放都在马蹄飞溅的尘土中一览无余。

夜晚,五彩斑斓的灯光中,熊熊燃起的篝火,把人们聚集在河谷草原部落。相传汉家公主嫁到遥远的乌孙王国的故事,在充满异域风情的歌舞里上演。

夜深之时,我拿起相机脚架,来到营地中央,对着天空摆弄起来,因为在眼前的,是一挂清晰璀璨的银河夜空。这是居住在内地深受雾霾困扰的摄影师日夜期盼的场景,因为在城市里,真的很难拍到,而在新疆,在那拉提,绝佳的空气质量和纬度优势让拍摄星野星空变得要容易很多。

第二天,我再次跨上马背,前往天仙台,那拉提最高的一处观景好地方,海拔2800米,能看到整个那拉提的全景。晃晃悠悠的上山下山,山花烂漫,马蹄不停,看看这宽大的场景,看看这场景中的马和人,再叹人的渺小和自然的博大。

走着走着,就能走到雪线,那拉提的神奇之处就在这里,不像西藏的神山大川,都是秃秃的从下到上。这里的雪山就在近处的山头,草是一直从山脚下长了上去,一直到了雪的跟前儿,此处海拔也就2600米左右,就能有如此的景致,翻身下马,在草地上打个雪仗,也真是分分钟的事情。

那拉提的草原,大体来说分为两部分,一是前边浓墨的河谷草原,平缓靠前接地气儿,游客也多,玩的项目也多。不过翻过了河谷草原南边的绵延连山,以天界台为限再往南的眼前这一片雪山背景的草原,便是横贯东西的空中草原的所在了。

空中草原平均海拔在2200米左右,相比较河谷草原1000米左右的海拔真的是高了不少,所以这里要更清凉些,草呢也还在缓醒,不如河谷草原的浓密翠绿。

都说不来新疆不知道中国的大,真的是,好大好大。

而我们就决定在这河边,今晚,露个营,美美地来一顿羊肉大餐。(文/摄影 么么锐)